2021_11

02-19-弑神者

弑神者,不破不立

残破的身躯,一口口的南京,烟雾曲折向上,眼前骨千显示美人如玉,热得快,整齐腾腾的,龇牙咧嘴咆哮着

玲珑的棺材板中,占据着两块粉色地板砖,是搭建仓鼠的三层小楼,早早没了动静.耳中是ladygagy演唱的Bad Romance,翘起的二郎腿,抖动的右脚尖,双声道调的高音,眼前是MV的片段.

左脚不能同步的震颤,身旁的垃圾桶,有双十一的快递,几个桌面摆件,几个零食小吃,还有一只腐烂的黄色仓鼠, 腐朽味道充满整个屋子,其中的木质碎屑,湿乎乎的与仓鼠粮混为一谈

防风打火机,燃不尽这里的木屑.LISA的海报遍布三面的墙壁,有小背心款式的,有躺着的姿势,也有戴着皇冠的 冷漠,最后是夏天的粉色,双臂紧握的姿态,着实迷人.

书桌上的大头电视,昭示着年头不小,古老的遥控器,还能听些音乐台的古老的R&B,房顶的吊扇,在吱呀吱呀的 转着,听不出是静谧还是咆哮。

只记得一支一枝的,一团一簇的,窗台的南京,摞起了很多,五乘六,七乘八,散落的烟灰在巴西木调亡的烟灰缸 中,充当着养分,幻想着养育一棵参天的大树,烟灰在屋中飘荡,在风中摇曳,飞舞在手机的屏幕,飞舞在二零零几年, 的电脑屏幕

呼,呼,呼,它在诉说着短短的一生,燃尽一生,终其所有,最后零落成尘,被无情的弹开,试图去融入这个世界,融入 人们的肺腑和内脏,烫伤嫩滑的皮肤,刻入灵魂的DNA,那一堆又一堆的红色小山头,逐渐消失殆尽的文字,入口压 舌苔下的迷幻感觉,从鼻孔淡出的味觉,如青涩的少年,如情色的少女,最后的一口,猛然间,浑身打颤,火光熄灭,留 下的是什么,谁的心中,才会有答案.

燃尽这支烟,就出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