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_02

02-14-睡了

漆黑的房间,背光的键盘,30摄氏度的空调,似乎不怎么暖和,摘不掉的眼睛,蓝紫色相见的鼠标,无线的不知键盘,播放着纯音乐,万籁俱寂下,音乐的力量,或多或少让人安静些.

小拇指时间的无情,岁月的迁移,生活的变化,纷至沓来,扭动一下脖颈,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小拇指敲打着大小写转换,英译汉,汉译英,来来回回的拉扯, 跳动的手指,不知觉,渐渐长出了茧,破茧成蝶的时刻,应该是夏季,阳光普照大地,有青草,有牛羊,还有玩乐的儿童.

思绪随着节拍飞舞,梦境随着现实而破碎,二郎腿跷向何方,左右脚的羁绊,缺失的方向感,逐渐加强,一曲多词的流行,最终成了潮流的风向标,换壳不换药的手法,也越发成熟和稳重, 真正的音乐是因人而异,还是各自心怀鬼胎,收割一波不知情的人儿,去投入自己的真情实感,在音乐中找到共鸣.各自摇摆的身躯,尽情放生的高歌,唱着忧伤的旋律.

什么是发自内心的想法,当敲下这段文字的时候,已经不是最初的想法,多了些思考,也去配合旋律.听不懂得歌曲,伴随着旋律,感人肺腑的编排故事与不同年代的MV,昭示着时代的变迁,科技的进步,人心变化,言语理解的误差,无不影响着方方面面,日服三餐,乐趣失然,饮水知包. 发梢向上推,会簇成一团,不太圆的一团,也不太方的一团,应该是三角形,稳定性极佳,悬挂在高月当空,悬挂在山川河流,悬挂在宇宙苍天,坠落一天,坠落一周,坠落一年一生.

会落向大地吗?会残存真空吗?会留在记忆的场合吗?朝代在更替,地球在青壮年,指甲再生长,幽幽岁月,黑夜利刃又有谁掌权,执剑,斩断纷纷扰扰.

剑柄悬于中空,剑刃变化成九齿钉耙,轻轻淡淡的梳理着世间的爱恨情仇,是更加缠绕,还是每颗钉耙束缚着不同的人生,富有或贫穷,残破和健全,欲望和权力,平凡和伟大,谁的心,久久的不能平静,谁的心,又能去抚慰另一个心.

心诚则灵,山川草木皆有灵性,万物生长,四季变换之后的第五季是什么模样,虚无空洞,面无表情,第六感,第七感,多维空间又平行宇宙,谁是定义者,谁又是执行者,谁是蒙在鼓里的灵长类.只记得它说:有空去看看我们吧,我们在动物园,给你们拱手作揖,我们在马戏团,给你们满面笑容,发自内心的笑容,总是那么的迷人.

北半球的漩涡,艺术的伟大,另一种艺术的诞生,将会是在何年何月,建筑绘画影像,运动冒险打禅,天上游动的,海里飞跃的,只看得地上的人密密麻麻,团团簇簇,相互拥抱着,在炎热的沙漠,想象着优美的极光,听不到电磁波,讲心声传递到外太空,不知名的物种,对着电波嘻嘻哈哈的,脚舞手倒,屁股决定脑袋的定力,人们深信不疑.给予捉摸不透的信仰,多重分身的信仰,有耶稣,有佛祖,也有送子观音,产业链的兴起,满足了部分人的脸面,撕开了一部分人的无知.

无神论者的绝对高度,也是一重分身,或许没有真身,也或许每个人都是真身,漫步目的的游荡着,互相碰撞着,摩擦生热起电,电光火石之间,得到了安慰,自我涅槃重生,封侯纳爵,变异的想法,怪异的行踪,疯癫的雾气,萦绕在身边,淡紫色的,透出粉红嫩嫩的模糊,胡言乱语的自我嘲讽,感受天地之中,合一,一瞬间的疼痛与高潮,混乱中透漏着清晰明了,乍像之间,又有空虚.朝朝暮暮在眼前,年年岁岁催人老.欣赏的容颜,多彩的故事,幽默的氛围,你的选择会是什么,在日落之后,在迟暮之间,在言语无法表达的时刻,冷场的尴尬,是否让你怀疑自我生存的空间.

伊布瑞典,冰岛,西班牙,北美,法国,哈兰德,卡卡,阿圭罗现代足球的发展,高俅的故事还在演绎,绝对巨星,百大进球,还在不停的上演,谁人的竞技场,太晚了,睡了.罗翔

皎如玉树临风前,举世无双望青天。 雄鹰展翅西西里,英俊潇洒美少年。 巴尔贝拉出亮剑,尤文图斯美名传。 古来英雄谁堪比,嫁女就嫁小魔仙

2022.02.14晚 洛阳某地

02-17-晚风

漆黑的房间,背光的键盘,30摄氏度的空调,似乎不怎么暖和,摘不掉的眼睛,蓝紫色相见的鼠标,无线的不知键盘,播放着纯音乐,万籁俱寂下,音乐的力量,或多或少让人安静些.